柒两

这里柒两 是个小透明
APH/刀乱/全职/文野/冰尤
也喜欢历史
也混耽美圈和古风
最喜欢的作者是priest和橘花散里
本命王耀 主左耀 有点cp洁癖 只吃历史向 偶尔吃安利
文野雷国太 其他还行吧
欢迎找我玩2119288616(很日常
也会写东西 但是文笔渣构思渣orz
大概是小学生文笔 基友是隔壁叶两@天然花菜
也可以叫我锦年

君に見せたぃものがあるんだ

中原中也去世两天了。
早晨太宰治起来后,坐在床沿边发愣。脸颊两旁还滞留着不肯消失的泪痕,眼泪仿佛会随时顺着那道轨迹淌下来。
他没有那么脆弱,可是看到中也躺在棺椁里,那双澄蓝的眼睛永远地阖上了,他的眼泪就无声无息地淌下来。

中原中也看到前面的渡灵人正将亡灵一个个地渡过彼岸。他们身上的其他东西在渡河之后全部都消失了,他看得有些出神。
前面的老者似乎看出他有心愿未了,遂想到必是在阳间有未了之事,便告诉他,往左一直走,就能回到阳间。 中也问都没问清楚怎么走,就从队伍里悄悄地溜走了。 无论如何,他也要再回去一次。

老人常说,死去的人会在死后的第七天回来看看。
今天是第四天。
太阳被厚厚的云层遮住,就如同太宰治的心情。

中原中也一直走,越往前走就越接近阳光,越往前走他就越困乏,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。
多往前走一步就多一分可能,但多往前走一步就像踩在刀尖上一样。
那个摆渡人也没有发现他不在了,要抓紧时间才行啊。

芥川冷着脸看着中也一步步往前走。 再往前走就要被太阳暴晒了。 他叹了口气,把黑色的外套脱下,披在了中也身上。
但中原中也不知道,他只觉得先前痛苦的感觉消失了。

今天是中原中也去世的第七天。
太宰治为中也收拾好遗物,发现了一顶破损的帽子。那是中也生前很喜欢的一顶帽子,但却经常被太宰嫌弃。 太宰治拿起了那顶帽子,温柔地拍掉了上面积落的灰尘。拿起针一针一针地慢慢缝补起来。 他没有学过针线活,所以老是扎到手。仅仅是补一顶帽子而已,就戳了好几个针眼儿。针脚凌乱,像个小孩子笨拙的手艺。
地上有好几滴水渍,他假装什么也没看到。一边补着帽子嘴里一边絮语着什么,中也没听到。
他模仿着他的唇形:中也,欢迎回家。
帽子补好了。被太宰治放进棺椁里。
他知道中原中也已经回来了,就在他的身边,哭得像个孩子。
芥川来了,他要中原中也跟他回去。
“时间到了,走吧。”
“能不能再等一会儿,能不能让我再看看他,就一会儿,也好。”
“抱歉,时间已经到了,在下必须将您带走。”
中原中也走了,这次,太宰看着他走。 周围的光都黯淡了,天色黑了,夜露打湿了他的衣衫。他仍旧固执地不肯进去。
看尽灯火消退,身影未曾走远。

中原中也被芥川渡过了河,河那边有很好看的花。
他抱着那顶帽子,看着那开的殷红如血的花,好看的摄人心魄。
帽子上零落的针脚旁边,有几点暗红。那是太宰补帽子时留下的。
这顶帽子没有消失。
老者说,唯有身外之物方会消失。

芥川说,那是太宰治对中原中也的爱,这种爱溶于骨血,纵此生天人永隔,不复相见。但是太宰治会带着这种惦念和牵挂,直至归于尘土。 无能言说,无往交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柒两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6.18